【圖片說明】
TOSCANA特殊地景。





終於整裝出發,滿滿一車,雖然裝備有點過多但是很有安全感,就算有任何緊急臨時狀況發生,也完全不會有擔心的感覺,掃視了一下後座所有的眾多細軟,我露出甚是滿意驕傲的表情跟佬德說了一句,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去年女兒米米還小只有七個月大的年紀,我們已經驅車南下直駛南西班牙(我們總是笑說到了很北的非洲),來回總共行駛了五千多公里。所以今年面對北義大利這樣一點點小小的距離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已經盤算好,我們出發的時間是吃過早餐整理好所有細節的十一點鐘,在家裡的時候已經替米米沖泡好一瓶又香又濃的牛奶,準備上車的時候當迷魂湯,希望讓米米飲了之後加上車子左搖右擺的駕駛晃動可以昏昏欲睡。

 



【圖片說明】出發時不太良好之氣候。




出發之前三十分鐘現做的新鮮三明治(健康營養的德國黑麵包土司配上紮實不偷工的內料,有火腿、各式SALAMI以及起司、鮪魚抹醬等),百分之百新鮮柳橙汁,各式各樣的零嘴甜的鹹的,在家裡附近的加油站還買了最新出爐熱轟轟的八掛雜誌(有點類似台灣的壹週刊),舒服的車上拖鞋也準備好了,喜歡聽的各式音樂CD全部就位,護脣膏護手霜也在隨手可即的包包內側,萬無一失,就等米米睡著。

 

和佬德盤算過,前一晚興奮過度很晚才睡覺的米米,出發的這一天照理說已經很累,以平常米米很累的狀況下,中午午休通常可以睡兩到三個小時。佬德是標準優良駕駛,在德國不限速的法規下還是保持時速一百一十公里,這樣一來一路安靜駕駛到我們第一天的中繼站ROVERETO措措有餘,根本沒有問題。



 

【圖片說明】出發時不太良好之氣候。



出了車庫戶外天空乍現,氣溫有點陰涼,大約十五度上下。先和米米聊天,米米也開開心心咿咿啊啊地回聲,上了高速公路之後和佬德使了個眼色,先把廣播調到類似我們台灣也有的古典愛樂,緩緩如水流的樂聲自喇叭中流出,我再把尚有微溫的奶瓶遞給米米,米米一手握住奶瓶滿足地吸允著,另一隻手貼在胸前好似安撫著自己似的,果然沒有五分鐘,從後視鏡裡看到米米已經閉上雙眼,我和佬德用默劇的方式在心中唱了一段快樂頌的交響曲,順便靜悄悄地手舞足蹈了一番。







【圖片說明】進入義大利領土之後天氣才始為好轉。

 

我們暫時不轉換音樂頻道,從零食袋中掏出兩份三明治,一人一份,把新鮮柳橙汁放在飲料腳架上,把八卦雜誌也拿了出來,我們輕聲細語但是有說有笑,除了廣播電台的輕音樂和車窗外偶爾呼嘯而過的急速轎車之外,只聽到米米微微發出的鼾聲。

 

我出門在外駕車旅行有兩個毛病,只要不是我開車我一定暈車。我的暈車症狀也不是只有山路或是癲跛路面才會發生,連市區坐計程車從忠孝東路二段到五段直直走不必轉彎都會發生,尤其是如果計程車駕駛在非載客時間內習慣性在車廂內抽煙的話,我一定得隨時用面紙把嘴巴摀者以免穢物從口而出。這和轎車品牌的好壞也沒有關係,不管是賓士、勞斯萊斯、克萊斯勒或是中華三菱和歐寶,通通暈,屢試不爽。駕車技術好壞倒是有一點點關係,像佬德這種完全享受有如賽車手般轉換排檔的速度時,那我可就天旋地轉、頭暈目眩、胸悶氣短,一發不可收拾。但是這個症狀有一辦法可解,從我母親身上學到,因為她也有這種虛晃體質,那就是隨時在身邊準備一包鹹的零嘴,口味越重越好。像是豬肉乾或是牛肉乾是首選,一點點不必吃多味道到了,藥到病除。如果沒有也可以用一些像是BBQ口味的薯片替代,一樣有效。在慕尼黑買不到豬肉乾或是牛肉乾,我就用差不多意思的德國乾香腸取代,效果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口味選擇多更多,看你是要辣的不辣的,原味還是煙燻,有蔬菜還是草藥添加其中的,橫豎肥短瘦長都有,我愛極了。母親大人還有一招猛招,醬瓜罐頭,她說她懷孕的時候有孕吐或是坐車暈車,通通都是靠這一味,這次出發前也到亞洲超商買了一罐擋著用,不止醬瓜本身好吃,連罐頭裡的醬汁都美味極了,一度還想買白飯扮著一起吃呢。

 

另一個毛病就是膀胱無力。說到膀胱無力這一件事,如果參加膀胱無力競賽,從前面數過來我應該是不會落後太多名次的那位。最要命的就是早餐過後的三個小時內,根本可以把筆記型電腦或是我的工作桌移到馬桶上,等三個小時警報解除後再挪出來。這三個小時內平均時到十五分鐘就可以上一次廁所,稍稍忍一下可以往後延大約三十分鐘上一次,而且每次還不是雨露幾滴而已喔,完完全全採傾盆大雨之姿,豪不客氣。這也是自己不喜歡上午出門的最主要原因。到了下午情形也不會變的比較趨緩,大約四十五分鐘可以跑一次廁所,這樣說起來我人生當中有大的比例是在尿尿耶。

 

可想而知,待在車上做長途旅行的我根本就像是屁股底下有把火似的,一下子頭暈老症頭,一下子膀胱無力跑廁所,話說到這,剛剛不是說米米在迷魂奶的作用下徹底地配合我們的計畫,我們竟然忘記把不可控制的因素也加進去計算,我的膀胱。才上高速公路沒有二十分鐘,也就是米米剛睡著,我們也才把三明治和新鮮柳橙汁享受下肚沒有十分鐘之後,我已經一陣尿意用限時掛號郵差按鈴加大喊你的名字的方式在我大腦裡給了一個緊急訊號,我暫時沒有說出口,想說再忍一忍,終於在把車子開出我家車庫四十分鐘之後,我舉白旗向膀胱投降,請佬德在最近的一個休息站暫停讓我趕緊一洩痛快。

 

這一個暫停我可是舒暢多了,但米米也醒了,我從休息站出來看到米米老遠和我揮手打招呼,突然之間我的八卦雜誌,天賴音樂CD,寧靜片刻通通都飛走了,只留下一隻大榔槌敲著我的頭。連哄帶騙把米米架上車,好像她一年多前前往西班牙不好的記憶然浮現腦海一般,米米坐在安全座椅上大叫大哭。一年前的米米還只是一個小嬰兒,睡睡醒醒,好拐多了,現在的米米可聰明了,花樣變化要求很多,一下子要喝茶,一下子看我吃德國乾香腸她也要,五分鐘前要求我幫她把鞋子襪子脫了,這會兒叫我再把那些穿回去,吵著玩玩具,沒有兩分鐘希望我把玩具換成沙灘排球拿給她,乾香腸吃完了口渇又要吵著要喝茶,通通都照她所願伺候好了,這下小姐坐太久屁股痛希望我們在下一個休息站讓她喘口氣活動一下筋骨,十到十五分鐘的休息過後又再次連哄帶騙把她架上座椅,上路二十分鐘後大小姐拉了一坨好臭的屎,我們又得停車換尿布。一種無止境的悲痛循環。

 

米米的安全座椅放在副駕駛座後方,也就是我的位置後面,所有一切服恃的動作都是我扭動上半身執行,沒有多久不但暈頭轉向還有我的右半邊身體含手臂完全抽筋,米米完全失去控制,我的膀胱也沒有因此放過我,最慘的是佬德,原本最多三個半小時的路程,在我的膀胱和米米的輪番攻擊下(含吃中飯所占用的時間)竟然花了六個多鐘頭才到達我們第一天的目的地,身心飽受煎熬。




【圖片說明】這就是害我用尿布解決的塞車車龍。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在第二天從
ROVERETO出發前往托斯坎尼要下交流道前完全呈現交通癱瘓狀態,這一塞車賭了一個半小時,收費站就在看的到不遠的前方,但是車龍彷彿連前進的動作都沒有,幾百台各式各樣的車子各國人種全部癱在高速公路上,站在車外摳鼻孔、抽煙、聊天、抱怨、打電話。在這之前我已經有非常急迫的尿意,完全沒有料到會來個大塞車驚喜,已經在尿失禁的邊緣徘徊,根本不想說話,沒有反應和動作,甚至稍稍挪動一下身體都有一種壓迫擠壓到膀胱的漏尿恐懼感,臉色已經十分難看。終於輪到我們過收費站繳了費用之後,我絲毫沒有考慮半點猶豫轉身拿了一片米米的紙尿布。


 

『你要做什麼,不要鬧了,等一下馬上給你找廁所。』佬德大聲嚷嚷,甚是驚恐的表情。

 

『等一下?這裡是義大利耶,再等你就幫我洗褲子吧!』

 

我完全失去控制,將紙尿布打開攤平放在座位上,也就是屁股底下,接著馬上把牛仔褲拉下至鼠蹊部位剛好露出器官可以灑尿的程度,以防對方來車可以看到一個亞洲小女子在車上暴露性器官的窘境。我覺得這是我這輩子撒尿撒的最久最長的一次,一直覺得膀胱裡還有大約五百西西的液體隨車身晃動,整個屁股底下濕濕暖暖的,邊拉尿的同時開始可以和佬德話家長,說米米可真厲害,每天可以坐在這片又潮又悶熱的尿布上整整二十四小時。終於一整泡尿宣灑完畢,先是把沉甸甸的尿布抽出來,再趕緊把褲子拉好。不誇張,原本是米米的紙尿布在被我玷汙之後,一大包大概有一台專業像機加鏡頭的重量,米米雖然沒有看到發生的現場直撥畫面,但是就像是聽廣播一樣,從佬德和我的對話中,米米那一整天都拍著我的屁股一直笑,這小傢伙,你老娘我整天幫你換尿布加洗屁股,現在不過是借你尿布撒泡尿,淪落成這個下場。

 

果然是「兵來將檔、水來土淹、尿來  幫寶適接」。



更多托斯坎那相片集請至 www.pixnet.net/album/eightsquares8/13003759  觀賞。

 

 

    全站熱搜

    曾凡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