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在前頭:這篇文章,寫於前年六月的某一天

雖然我不是愛哭的人,但昨天還是止不住眼淚。
幸好燈光都聚焦在舞台上,沒人看到坐在觀眾席上的我,頻頻拭淚。
昨天我參加了兩個畢業典禮。上午是兒子的小學畢業典禮;下午是女兒的幼稚園畢業典禮。

六年前,我牽著兒子的小手走進校園,一再的叮嚀,要注意安全、要聽老師的話...嘮嘮叨叨了一大串,我還是遲遲無法鬆開緊握的小手...
「他這麼小,真的能照顧自己了嗎?」即使現在,我都還能清晰感受到那時的不捨與牽掛...

「好啦!我知道了啦!我會聽老師話的!馬迷
byebye~」他張著好奇的眼睛探索著新的世界,迫不及待的甩開我的手,輕快的跑向教室。

從最菜的小一新生,到可以自己上下學的中年級、直到當上糾察隊的六年級...。時間就像滾輪似的,不停地向前跑。他愈來愈高,體重也已經比我還重(這讓我竊喜了好久,我終於可以跟人家說,我體重比我兒子還輕吔~~~哈哈哈!)

昨天上午我在悶熱的禮堂看台上,看著他領畢業證書,我想到的是:他二年級時從樹上跳下跌倒受傷,我幫他擦藥時,他皺緊眉頭的樣子;他在校園抓守宮及椿象回家,喜不自勝的樣子;他制服的尺碼從最小穿到最大的樣子;第一次幫他掛上糾察隊臂章時,他興奮的樣子...此時此刻,除了為他感到高興,我竟然有一種苦盡甘來的感覺。

我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粉辛苦的媽媽,我應該要為自己拍拍手。因為,在他四年級時,他把拔就搬走了。我一個人拉拔著兩個年幼的孩子,一步步走來,其中的甘苦雖不足為外人道也,但也實在是五味雜陳、不堪回首。現在回想,那時的我,一定是被他氣到不行,才會毅然決然痛下決心:
老娘沒有你照樣能過得好好的!你和那小妖精給我滾遠一點!!!」
又不是有娘家可以靠,妳一個弱女子,拎著兩個孩子,真的撐得下去嗎?」我常捫心自問,心驚不已
「妳這個囝仔,瞎米攏嘸,就是有憨膽!」如果我媽還在世,她一定會這樣講我。
是的,我什麼也沒有,我只有兩個孩子。
雖然我不能給他們一個完整的家,但我可以給他們滿滿的愛。每次累到快要哭出來時,我就安慰自己:「明天一定會比今天更好一點的。」

女兒小的時候,只要稍微一哭就會吐。最令我抓狂的是那種冷得要命的冬天半夜,她感冒、鼻塞、咳嗽...然後「嘩~~」一聲,把腸胃裡的東西全都吐在床上、枕頭...。我白天要上班、接送孩子、作飯、家事、帶孩子看醫生...已經累到不行了,晚上好不容易能癱在床上,她再給我出這招,我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我只能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邊哭邊收拾。除了拖著快累垮的身體硬撐,我還能怎樣?

去年冬天,她得了肺炎,高燒好幾天一直退不下來。我幾乎一個禮拜都不能闔眼,每隔一兩個小時就用耳温槍幫她量體温,看她昏昏沉沉的睡,我的心也碎成了一片片。那時,每週必買樂透彩的我,誠心誠意的向老天祈求:「只要她能退燒、好起來,我寧願一輩子都不中樂透彩也沒關係!」感謝老天憐憫,她終於退燒。自那次後,我就再也沒有買過樂透彩,雖然此後我與「富翁」完全無緣,但我甘之如飴。

昨天下午,她穿著白色小禮服,像嬌嫩的小公主般,在舞台上翩翩起舞。
耳邊響起凱文柯恩的綠鋼琴。
看著她甜美的笑容、飄揚的裙角,我的眼眶開始濕了。曾幾何時,那折磨人的小baby,竟然已經要從幼稚園畢業、進入小學了?!
昨天的畢業典禮,是他們步入人生另一階段的開始。
而我,這個「瞎米攏嘸,只有一個憨膽」的馬麻,也要重新整裝,與他們攜手前進...

    全站熱搜

    甜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