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出去"這三個字對我來說需要無比勇氣,

因為我是保守又在意別人怎麼說怎麼想的人,

要我什麼都不管很難, 我總是會顧忌這顧忌那的去想:萬一如何如何,該怎麼辦??

就像今天以前的我,都已經在準備出國的推薦信了,

還在因為表姊和同學的話動搖我出國留學的信心.

我心裡不斷盤旋著在美國長大、表現又傑出的表姊告訴我的話--

(補充:我表姊MIT畢業,華頓商學院MBA,曾經在那些對我來說像神話一般的第一流夢幻公司工作過)

妳還太年輕工作經驗又淺,最好別去唸;學校也不喜歡申請人辭職準備考試+申請.

我的心裡不斷猶豫著--

我真的不夠格嗎? 我要不要為了申請學校再去找個工作? 我申請得上嗎?

萬一最後連一間學校都不願意收我怎麼辦?

沒用的我也曾怯懦到覺得自己好差因而對著表姊的email淚流不止.



我跑到廟裡求神問卜,被降駕神明嫌我輕重不分想不清楚;

徵詢各方朋友的意見,

我運用我所有可能的資源想解決我的徬惶,

也透過

尋訪

現在的我已經走到人生的關鍵點, 從我辭職那一刻開始,不,也許從我


全站熱搜

janey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