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問我,會不會帶錄影機進產房?

開什麽玩笑啊?張開大腿讓人拍那裡,那不是A片女星的工作嗎?還可能會讓親友參觀本人兩腿之間的風景,哎呦喂。

正疑惑著怎麽有女人這麽大方的時候,有幸看了一次生産紀錄,看著娃娃慢慢的的掙扎出來,醫生把娃娃交給母親,產婦原本蒼白的臉一下子充滿光輝

我的眼眶濕潤了。這個畫面一點也不色情啊,雖然我們知道那是某位女性的私處,可是眼睛看見的,只有母親的堅強、勇氣、還有愛。

決定了,拍就拍。

可是我要怎麽拍?醫生會擋住吧?萬一妳生很久然後電池不夠結果緊要關頭沒拍到不是白搭?萬一妳到時候叫得很淒慘那不是拍恐怖片?萬一女兒其實對她出生的樣子一點興趣都沒有妳一定會很難過;阿龍說。

去你的。當初和番的時候還不是有人對我說萬一碰上種族歧視怎麽辦?;萬一將來妳爸媽怎麽了妳都不能趕回來怎麽辦;我只有一句話回應:吃飯都可能噎死啊。

所以,只要我進產房,錄影機就一定會跟著進去。想那麽多幹什麽?這樣的機會錯過了可沒法再來一次。害羞個什麽?誰管你那裡長什麽樣子,大家注意的是努力爬出來的那一位。到時候我就只負責張開大腿努力推送,然後,阿龍,給我好好的拍!

圖片説明:爲了這隻奶瓶的主人,老娘豁出去了!

全站熱搜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