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出社會以來,由於本人工作穩定,收入也還可以,師長及親友最愛提幫我介紹對象,但我發現,他們好像都是說說而已,好個只聞樓梯響的相親聯誼....

首先是我大學時代的恩師,在某次尾牙宴上被眾女性同仁慫恿要幫我這個「不得意門生」(因為當年修課低空飛過)介紹對象,老師滿口答應,幾個月過去,卻全無消息。某日中午時間,他神秘兮兮地叫我到他的座位旁,不疾不徐地打開電腦螢幕,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男生的照片。老師笑問:妳覺得他怎麼樣啊?老實說,不難看,白白淨淨斯文樣,可以說是我的菜。而且既然是老師介紹,我豈敢說不好,於是答說還不錯。想不到老師笑得更神秘了,最後他揭開謎底:這樣啊,可惜人家喜歡的不是女生(五雷轟頂...)

這就是告訴我們,老師是不能得罪的,他雖然勉強讓你低空飛過,能夠混畢業,但來日總還有機會整你,例如死都不幫忙寫推薦函,或是乾脆介紹gay給妳。

又話說我伯父,北部某科技大學教授,門生眾多,勢力龐大。伯父不時會幫我物色對象,某次若有所思的說,我實驗室有個博士班學生不錯,跟妳應該蠻相配的,不過他有兩個缺點:第一,他學歷太低(大驚!那我這個死大學生不就是文盲了嗎?);第二,他是客家人(就是暗示老娘不夠吃苦耐勞就是了)。

好吧,我不是溫良功儉讓的阿信,當不成客家媳婦我也認了。可是阿伯有一次又說:我認識某個教授,他兒子在日本讀研究所,人好像不錯,而且他家很有錢,日前捐了"千萬"給某系館建大樓。什麼?捐款千萬的好野人?伯父啊,不是姪女愛抱怨,只是這樣的好人家,您怎麼不趕快介紹給我,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啊?

只見伯父面有難色地說:唉,妳也知道這年頭媒人很難當,看看台大醫院的韓大夫就知道了,自從台X案爆發後就被盯得滿頭包,我這樣壓力也是很大,中國人說一不作保二不作媒,要不是妳父母拜託我幫忙看一看......

唉...只能說,學者就是學者,思想不嚴謹、思慮不清晰的人無法走學術這條路。明明八字都還沒一撇,雙方也從沒見過面,準媒人就在擔心我會嫁得不幸福,或是想到豪門深似海,我沒本事應付。顧忌這麼多,設想這麼多萬一,我都打算豁出去了,眾人還在擔心我太挑剔?

說真的,只要有好對象,吃個飯見個面又何妨?反正又不會少一塊肉,我要不就多一個朋友,要不就多一個情人,就算是看不對眼,也不至於會多一個仇人,橫豎都是不會賠本的生意啊。本人在此要大聲呼籲:鄉親啊,去他的萬一,聯誼相親我都可以!

全站熱搜

beag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