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說穿了,你我都知道壓根就沒有「萬一」這回事。

「阿妳不是很討厭紐約嗎?」我媽很不屑地問我,一面看我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五爪抓著滑鼠在螢幕上忙碌地點來點去,一股氣就投了十幾二十份網上的履歷表,都指定希望在紐約的公司總部上班。

所有的萬一都是自己唱獨角戲放肆假設,自以為一個巴掌就可以拍得很響,實際上則沒有任何佐證或根據。但是關於紐約與我之間所結下的樑子,卻是證據確鑿。

打從懂事以來,我去過紐約旅行四次,每一次都是災難;還不包括轉機的時候遺失行李筆記型電腦遭竊、遇到鹹豬手等等的經驗。第一次去,爸媽就在旅館裡摔東西鬧離婚,文件都拿出來擺在茶几上準備簽字。第二次和朋友遊學,順道繞去紐約逛逛,憑著極爛的方向感,我在地鐵站裡徬徨迷失了整整一天出不來,皮夾也順便被扒。我也是在那次旅行當中,接到媽媽的電話得知奶奶過世的消息。第三次,美國東岸的嚴冬暴風雪天氣惡劣,於是我被強迫下飛機,半夜三點冒著風雪自己找旅館住。

今年初春假我給了這城市第四次機會。結果這次男友在紐約出軌,我甚至在不知情地情況下和這女孩吃了一次飯,直到事後攤牌了才覺得荒謬。總之這些不愉快導致我對傳說中的第五街、曼哈頓、百老匯、多彩多姿的街頭文化等等的花花世界,都沒有太深的印象。

今年底就要大學畢業,我趕在畢業前努力爭取了一些個面試機會。每次一談到未來理想的工作環境,我都指定希望能在紐約市工作。其中有一個面試主管好奇地問我:「Why New York?」

「I need to conquer the city。」我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敢這麼表達自己的好勝與倔強,告訴他我想要征服紐約。他聽了倒也怔了一下,但是笑了。

我不敢說我一定拿的到什麼很屌的工作,畢竟我也沒有別人優太多;但是起碼我敢嘗試面對這些試圖讓我感到挫折的絆腳石。我常和朋友開玩笑,我要是真的搞到一份華爾街的工作,我要買棟有游泳池的房子,然後邀請大家來我家裝滿鈔票的游泳池裡游鈔票,每個人都要被我用幾疊鈔票狠狠地摑幾個巴掌才能入場。不要說是為了錢,只要能好好地在紐約生活,對我而言已然是一種成功。為了這樣的夢想,要我踩幾十坨狗屎我都不會吭一聲阿。

今年我二十一。管他三七二十一,有朝一日不在這鳥城市裡搞出個名堂我哪會甘心!


gaga

全站熱搜

gag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